首页 >  乐高机器人编程  >  在STEAM教育中,如何实现“做中学”?芬兰的手工教育值得借鉴

在STEAM教育中,如何实现“做中学”?芬兰的手工教育值得借鉴

admin 2021-03-18 乐高机器人编程 27 ℃ 0评论

来源|中国教育报,2019年12月20日,第五版

正文|中国教育科学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康建超博士

早在1866年,芬兰还是隶属于俄罗斯帝国的大公国,手工教育作为普通民众学校的必修课写入国家法案。而且,手工科目作为必修科目,与芬兰语、数学等常规科目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此后150多年,手工艺一直是芬兰中小学的国家必修课,在育人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此外,在芬兰新一轮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中,手工教育的学科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重视和提升。手工教育作为一门实践课程,为什么在芬兰受到如此多的关注?关于这门课程的教育理念来自哪里?芬兰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有哪些新变化?本文将对其作为国家必修课的持久教育价值、教学模式和内容以及对当前我国基础教育改革中一些热点问题的借鉴意义进行分析和支持。据相关研究,芬兰是世界上第一个在中小学开设手工教育课程的国家。将手工作为中小学的一门专门学科,并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发挥其一般教育功能的思想,最早是由芬兰教育家乌诺·日吉努斯(Uno Zignus)提出的。正是由于他通过思想传播、政策建议、实践探索等一系列努力,手工教育作为学校的必修课,最终被写入了当时的国家法案。1847年,UnoCygnaeus公开批评当时的学校教育政策和做法,他的观点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齐格纽斯并没有就此止步。结合国际旅行和知识,他不断发表对学校教育改革的一系列看法,并向当时的统治者提出许多教育改革建议和方案。unocygnaeus 1866年,手工教育终于写入国家法案,规定所有热门学校都要开设手工课程。按照当时的规定,男生学男生的手工,女生学女生的手工。所谓男生的体力劳动一般指木工、金工、农具制造等。,而女孩子的体力劳动一般包括编织、缝纫、布艺等。后来,从1884年到1886年,Chignus带领专门委员会正式编制了学校手工课程,创造了制刷、制勺、树皮加工、板材加工等70多个手工教学模式,讲解了手工制作的顺序、准确性、责任性、持久性、姿势、动作、练习、工具等,为学校开展手工课程提供了较好的实践基础。值得探讨的是,齐gnus关于学校手工教育的开创性观点并非凭空而来。他深受当时德国教育家弗罗贝尔和瑞士教育家佩斯塔罗齐的影响。具体来说,他在观念上更受Pestalozzi的影响,在实践模式上更受Frobel的启发。JohanHeinrichPestalozzi认为,人的发展应该通过心智、心灵和双手的三维发展来更好地实现。学习者要通过观察和反思得出自己的结论,努力从经验和环境中获得价值和意义。他还认为,人性不仅包括知识和思维,还包括技能和实践能力,技能和技能的发展与学习知识同等重要。约翰·爱因斯坦的教育思想对齐格纳斯产生了深远的影响。1859年,齐gnus曾写道:“我有17年的信念,实用的手工教育应该是普及学校促进孩子发展的必备工具,但我一直明白,单纯靠操作仪器是不可能大规模普及的。所以我的教育之旅就是寻找‘教育换经营,教育换经营’的实践案例。”当时,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弗罗贝尔(Friedrich Wilhelm AugustFrö bel)为儿童设计了一套“善意玩具”,旨在通过羊毛球和积木等直观具体的教具,发展儿童对自然和世界的初步感知。这套专为儿童设计的游戏教具所包含的技术和模型,至今仍是芬兰手工教育的重要教学内容。而且,“善良”的理念和目标与芬兰国家课程中手工教育的目标和要求是一致的。弗里德里希·威廉·奥古斯特·弗罗贝尔(FriedrichWilhelm AugustFrö bel)对弗罗贝尔等人的观点进行了相应的创新和发展。他认为,手工教育也适合年龄较大的孩子,小学阶段的孩子也应该学习一些手工课程,以发展他们的灵巧性和艺术修养,进一步发展一般的实践技能。在新课程改革中传承和创新手工教育的作用发生变化的背景下,如时代和社会变革的推动、国家教育宏观发展政策的引导、阶段性课程改革传统的推动等,芬兰于2013年启动了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并于2016年8月在中小学实施新课程。芬兰手工艺教育在此次新课程改革中的作用和地位得到了进一步的重视和提升,其变化和发展主要包括四个方面:1 .新课程标准公布后,芬兰国家教育委员会立即在官网上对新课程改革进行了权威解读,表示芬兰在每一轮新课程改革前首先要做的是重新分配和调整课时,此次新课程标准中课时分配的最大变化是将艺术和手工艺科目的课时从一年级增加到九年级。新课程标准规定,高一高二每周一节手工课,高三到高六每周1.25节课,高七到高九每周2到3节课。根据芬兰的传统,新的课时分配文件是以政府法令的形式发布的,具有很强的强制性和权威性。课时的调整影响全身,课时比例也决定了一门学科的作用和地位。手工科目课时的增加表明,整个芬兰教育系统非常重视其作用和价值。手工教育进一步消除了男女性别差异,平等对待男孩和女孩。一个半世纪前,当手工教育作为中小学必修课第一次写入国家法案时,规定男生学习男性手工,女生学习女性手工。在教育实践中,芬兰的手工课主要形成两类:一类是纺织手册,包括针织和布艺,另一类是技术手册,包括木工和金属加工。早期的手工艺课程主要是根据学生的性别来划分的。男生一般学技术手工艺品,女生一般学纺织手工艺品。后来的手工课主要以学生个人兴趣为主,允许自由选择。但通常情况下,女生和男生的差别还是很大的。但根据新课程改革的要求,纺织与技术手册课程的性别差异将进一步消除。男生女生都需要在一到七年级同时学习这两种手工课程。3.手工教育与编程的结合。手工教育因为编程教育的一体化设置而更新,更有生命力。芬兰中小学人工智能教育的一项重要举措是将编程教育写入新课程标准。根据芬兰阿尔托大学的研究,与欧洲其他国家相比,芬兰新课程标准对程序设计教育的要求更高,这种教育早在一年级就开始了。但与欧洲其他国家将编程作为单独的专业课相比,芬兰更倾向于将其融入到手工、数学等不同学科中,这也是其编程教育模式的独特之处。比如3-6年级的手工学科,要求学生探索使用机器人和自动化相关工具来设计和完成手工作业;七年级到九年级的学生应该通过编程更好的设计自己的作品。程序设计教育具有鲜明的新时代属性和广阔的未来发展前景。其融合可以进一步强化手工教育的科技属性,也将使这门跨越150多年的必修课获得更新更强的生命力。4 .关注学生的核心素养手工教育的目标、内容和评价应关注学生核心素养的发展。芬兰在新课程改革中提出了学生跨境能力的七个方面,其内涵和实质与中国语境下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非常相似。七项核心素质是学会思考和学习、文化理解、沟通和自我表达、自我护理和日常生活管理、多元文化、信息技术素养、就业和创业、社会参与和建设可持续未来的能力。芬兰新课程不仅提出了核心素养的整体培养目标,还在各个学校板块进行了具体安排,针对核心素养逐一制定各个学校板块的教学目标、内容和各科评价,形成了一致的、不可分割的嵌入式逻辑联系。因此,今后各校段手工教育的目标、内容和评价也要密切关注标杆学生核心素养的发展。以高一高二的手工艺学科为例,它有五个教学目标。从两大教学目标和核心素养的对标来看,第一大教学目标是引导和鼓励学生形成学习手工课程的兴趣,对手工产品的创造和实验产生好奇心。这一教学目标侧重并主要承载着学会思考和学习的素养,以及文化理解、交流和自我表达的素养。第二大教学目标是引导学生进行并完成手工作品的制作过程,鼓励学生表达对对手作品的想法和创意,学会描述作品的制作过程和最终结果。这一教学目标主要指向并主要承载多元素养和信息技术素养等。审视中小学手工教育的教育功能:手工教育在芬兰中小学必修课中蓬勃发展,或者说是因为它具有重要的教育价值和作用,这种价值和作用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变迁而减少,而是一直延续到永远。与弗罗贝尔的教育哲学相一致,1860年乌诺·齐格纽斯提出了这一观点:“儿童和年轻人应该充分熟悉和理解,劳动不是枷锁和负担,而是一种美丽和荣耀,一种幸福,一种对世俗生活的美好愿望。”手工教育的目的之一是让孩子学会尊重和热爱劳动,培养他们解决实际问题的技能和愿望。目前,芬兰对中小学手工教育的教育目标和作用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手工学科旨在指导学生学习如何管理一个完整的手工活动过程。通过手工教育,学生学会理解、评估和发展不同的技能,并将他们的知识和技能应用到日常生活和社会实践中。在这个过程中,学生还可以发展三维思维、触摸、动手操作、情感管理、创造和设计等多种能力。手工教育的意义在于,它是一个持续的、创新的、完整的活动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学生可以获得积极的体验,增强自信,获得快乐。手工教学充分尊重学生个人兴趣和团队合作的差异。通过手工教育,学生不仅可以学习了解当地文化和遗产,还可以增强对国际多元文化的认知和理解。手工教育有助于引导和促进学生在未来成为开明、积极、有能力和创新的人才。从实践的角度来看,芬兰新的国家课程在不同班级的手工教学模式和内容上,明确而深刻地体现了“全手工教育”的理念。以一、二年级手工艺为例,其教学模式和内容主要包括六个方面——提出创意、初步实验、设计、实际创作、记录和评价。在整个过程中,学生需要学习和使用自我评价、相互评价等不同的评价方法,也可以练习如何为他人做出客观、恰当的评价。初中增加了更多的培训内容和环节,比如职业安全意识、创业素养、社会参与意识和能力。

对于我国基础教育领域正在广泛关注和讨论的一些热点问题,芬兰的手工教育理念和教学模式可能会带来一些启示和借鉴。首先,芬兰中小学的手工教育强调,要在促进学生发展一般能力的基础上,与数学、科学等知识形成自然而密切的关系,从而更好地实现“做中学”。这对探索我国中小学跨学科学习和STEAM教育的概念模式和实践路径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其次,芬兰将程序设计教育融入手工学科的模式有其独创性和特点,这可能会给我国中小学如何合理设置和开发程序设计课程带来一些启示。其次,2018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提到的重要内容之一就是劳动教育的重要性。芬兰中小学手工教育的目的之一就是让孩子学会尊重和热爱劳动。当时,齐gnus等教育家提出的手工课程也包含着重要的教育价值。应该说,直到今天仍然有一定的思想光辉,帮助我们思考当前劳动教育的紧迫性和重要性,以及如何更好地发展劳动教育。

声明:本文由网友提交,用于教育分享。如有侵权,原作者可及时联系我们删除:

Tags:

标签列表